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电影要讲观众爱看的故事
 

  就连陈凯歌自己,在近日宣传新片《赵氏孤儿》时,都不免提到几年前成为众矢之的的《无极》。《无极》的例子说明,即便是优秀导演也会在讲故事上栽跟头。如今距离《无极》的“翻船”已有5个年头,中国电影产业在这期间飞速发展,然而观众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观众的挑剔无疑来源于失望。当银幕充斥着情节像电视剧、故事不知所云、格调低俗的电影时,不能不承认一些国产电影的质量堪忧。因此,只有解决了讲什么故事和怎么讲故事这两个根本问题,国产电影才有出路。日前,电影界的诸多专家学者汇聚中国电影博物馆,就国产电影的叙事问题展开讨论。

  如今观众出了电影院表示不满的现象已屡见不鲜。虽然众口难调,但一些国产电影被骂也在所难免,归根到底是因为质量不过硬,观众体验不到好故事带来的愉悦、感动或震撼。那么,国产电影在叙事上究竟有哪些缺陷和不足?

  在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看来,国产电影叙事方面的不足主要包括:故事不好看,情节不丰满;虚假,违背生活常识;逻辑不合理,结构不完整;表现简单幼稚,难以打动人心;达不到高远的境界等。

  周星认为,这些叙事要素被忽略,主要是创作者对生活的认知不足。如果缺少这种认知,“对于纷乱的事物就只能纷乱地表述”。所以即便叙事很清楚,也容易显得清浅无趣。他说:“我们看到太多的电影在表面上讲得很清楚,但其实讲的只是鸡零狗碎的常态生活,缺少一种意味,还不如我们对一些生活片段的感知用思想连接起来后显得那么意味深长。”

  身为编剧,对于国产电影创作现状,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剧本中心策划室主任苏毅表示担忧:因为制片方追求利益最大化,导致题材跟风扎堆;现在国产电影看似火爆,但国际影响力其实在下降。此外,他还提出,面对口味多变的观众,创作者和观众比的是智力,但现在很多策划和编剧的智商没有观众高,就无法拍出让观众满意的作品。

  影片质量问题折射的是创作者的能力和态度问题。苏毅表示,国产电影在创作上出现问题,首先和编剧的创新能力和学习能力不足有关;其次,是因为创作者脱离群众和生活,“他们为自己写电影,写自己的电影,不考虑观众”;最后是创作人才缺乏,“一线编剧们忙着接活,没有时间‘充电’,二、三线编剧写不出有深度的东西,另外还忙着维权”。

  即便是张艺谋、 陈凯歌、冯小刚这些知名导演,在电影叙事上形成自己风格的同时,也有各自的缺陷。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陈山分析:陈凯歌是理性叙事,即理念主宰叙事,先有理念然后按照理念需要安排叙事,这样做容易出现理念和叙事的失衡;而张艺谋是影像叙事,宁可为了影像牺牲叙事,也是另外一种叙事的失衡;冯小刚是小品叙事,电影里是小品桥段的连缀,这样的叙事在某个时期有观众效应,但是从根本上说不太符合影像叙事的需求和本质,不能长久,所以冯小刚现在在转型。

  在每年进入院线上映的上百部国产影片中,总有一些是受到观众认可的,也总有一些口碑差的。因此,从具体的影片入手,分析它们在叙事上的成功或失败之处,对国产电影的创作会有借鉴意义。

  今年,冯小刚导演的《唐山大地震》创造了国产电影票房新纪录。除了得益于华谊的宣传,影片本身选取的有关人性和亲情的故事无疑也是打动观众的关键。在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王宜文看来,《唐山大地震》延续了久违的伦理叙事的传统,这对于《阿凡达》之后的中国电影更有意义。

  王宜文说的“久违的伦理叙事”,就是《唐山大地震》在叙事中凸显出心理因素的重要性,女儿和母亲痛苦的心理情结构成叙事动力和戏剧性,有了这样的心理支撑,观众对人物行为和性格的理解就丰富了,这是一种有文化魅力的叙事。王宜文表示,“这种叙事可以带给我们启发,主题其实可以借助一种心理层面的深层结构呈现。”

  随着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技术正在改变着电影的叙事,丰富了电影的叙事手段,这或许也是国产电影可以努力的一个方向。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饶曙光以《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为例,“该片里用技术做出来的打斗场面,不仅是景观元素,也变成了叙事元素”。虽然他强调技术不会改变电影叙事的本质,但他依然建议,“要通过技术打造我们的视听景观”,因为“它强化了电影的叙事手段,提高了电影叙事能力,给电影的艺术创造能力、艺术想象能力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和空间,使电影变得更好看”。

  失败的案例也能给电影人启发。张艺谋的《三枪拍案惊奇》赚了票房却失了口碑。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王一川分析了该片在叙事上的缺憾:该片改编自美国影片《血迷宫》,这是一个带有黑色幽默的反英雄的故事,张艺谋把它移植到中国来,想让中国观众喜欢,但中国观众未必喜欢,因为他们对美国式的黑色幽默难以动心,从而难以投入情感,同时,在俗与艳的通俗文本背后还应该有深厚的内涵,比如家国情怀、情和义等,但该片没有,观众会觉得自己的笑很没有品位。

  王一川认为,张艺谋和陈凯歌这些大导演之所以会拍出《三枪拍案惊奇》和《无极》这样的在叙事上有缺憾的片子,是缘于他们在创作时的矛盾:在追求视觉好看和思想内涵间徘徊和试探。

  让人颇感欣慰的是,近年来国产电影也在叙事上不断尝试和突破,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饶曙光表示,我们应该看到大片的进步,从《集结号》到《唐山大地震》、《梅兰芳》、《十月围城》等,不仅叙事能力在提高,而且表达了正确的价值观,激发了观众对民族身份的认同。同时他也建议,“在故事、叙事和景观都是当前中国电影‘短板’的情况下,主流商业电影应该花大力气从技术、技巧层面研究好莱坞电影的叙事规范和智慧。”

  电影创作一定要考虑观众需求,针对观众的观影需求,中国电影博物馆此前曾在电影观众中开展过调查。中国电影博物馆副馆长邢建毅结合调查结果提出建议:“作为大众文化产品,电影应该按照观众的需求讲故事,讲观众爱看的故事,用观众喜欢的方式讲故事。”他表示,这就对电影人特别是导演提出了要求:要想提高讲故事的能力,必须研究观众需求,了解和把握他们的心理预期和逻辑走向,否则电影就不是做给观众而是做给自己的。

  那么中国观众对电影故事和讲述方式有哪些要求?邢建毅说:“是赋予电影以奇观想象,但是不能没有逻辑地生编乱造,要以审美为主,逻辑连贯,使他们体验快乐。故事要有出其不意之处,让他们细品味后发现也在情理之中。”

  对于创作者,苏毅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是创新,第二要深入生活。“要真诚地对待生活和创作,从‘写我’转变成‘写你我他’,‘你我他’就是整个社会。”(记者 高艳鸽)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