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记唐山市第五医院“六姐妹”护理组(图)
 

  环渤海新闻网专稿 有人说,她们是天使,因为她们的性格纯净善良;有人说,她们是保姆,因为她们的工作繁杂细碎;她们却说:“我们愿做一块抹布,为一个个蒙垢的生命洗尘。”

  她们就是唐山市第五医院的“六姐妹”护理组,从1984年组建至今历经三代。她们将花样年华奉献给了精神科这个既平凡又特殊的岗位,用爱心、青春和奉献奏响了白衣天使的动人乐章。

  1984年9月,刚刚从唐山卫校护士班毕业的李淑丽、尹凤玲、果春杰、王彦娟被分配到唐山市第五医院,和当时同在该院精神一科工作的刘晓静、卢兰英担负起了护理男患者的工作。当时她们都是20岁左右的姑娘,又在同一病区工作,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六姐妹”。

  刚来时,由于缺乏对这些特殊患者的了解,她们曾经苦闷、彷徨、恐惧,甚至想调走,然而真正接触到这些病人后,她们的内心被深深地触动了。

  精神病患的护理工作与普通护理工作有很大不同,除了药物治疗,护士还要对患者进行生活护理。六名年轻瘦弱的小姑娘,面对的是几十名行为紊乱的男患者,他们有的不承认有病拒绝治疗;有的怀疑饭里有毒不主动进食;有的只知道吃喝,常把屎尿蹭在内裤或床上。患者的吃、喝、拉、撒、睡、洗澡、理发等生活护理全由她们负责。

  她们一勺一勺地给拒食患者喂饭,连哄再劝得用上半个多小时,还经常被患者把饭粒喷吐在脸上。有的流浪患者来院时蓬头垢面,衣衫不整,身上沾满泥土,头上长满虱虮。为了给病人灭虱,她们经常受到虱子的骚扰,有时甚至传给家人。伤医伤护事件更是时有发生。但是姑娘们觉得,比起自己受的伤,病人们更痛苦。与患者相处时间越长,她们内心的责任感越重。“六姐妹”中的果春杰说:“他们也是病人,可人人都怕他们,没人愿意看护他们,真的很可怜。当我感受到他们的痛苦时,就开始愿意照顾他们。作为一名精神科护士,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颗同情心,要从内心关爱他们,尊重他们的人格,尊重他们的人权,让他们感受到在家庭和社会中得不到的温暖。”

  就这样,“六姐妹”始终怀着一颗爱心,用心呵护和温暖着患者,在精神病患护理的岗位上坚持了20年。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2005年,“六姐妹”护理组进行了新老更替,第二代“六姐妹”接过了爱心的旗帜,护理组也由男病区转到重症女病区。第二代“六姐妹”由组长雷红敏,成员徐广焕、王东新、裴永珍、李晶、刘雅书组成。她们始终坚守第一代“六姐妹”护理组的信念、执著、热情和干劲,继续奉献青春和热情。

  组长雷红敏处处以身作则,身先士卒。患者情绪低落,她会亲自开导;患者不吃饭,她会亲自去喂。没有人记得她奉献了多少业余时间,也没有人统计过她为患者捐出过多少物品。

  病区有10多名住了10年以上的老患者,有的是孤儿,有的被亲人遗弃,有的亲人无暇照料。曾有一名姓岑的患者,住院20多年,生活不能自理,身体极度消瘦,吃喝拉撒都由姐妹们负责。雷红敏每天都要提前上班帮患者洗漱、喂饭。下班后,她仍放心不下,常常吃过晚饭还要到病房查看。患者不能长时间站立洗澡,她特地买来大盆,让患者坐在盆里洗浴。患者指甲钙化,影响穿鞋、走路,她带领护士们打来温水,反复为其泡至指甲软化,再用剪刀为其修甲。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一做就是5年多。

  “六姐妹”无时无刻不把患者当作亲人。一名“三无”患者,因智商低不能进行正常交流,解不出大便也不会表达。裴永珍发现患者一遍遍往厕所跑,且表情痛苦,身上散发着臭味,意识到患者便秘,她戴上手套,毫不犹豫地帮患者抠出了干结的大便。旁边的患者感动得哭了,说:“你们真伟大,有些儿女都做不到的事情,你们做到了。”

  2010年,“六姐妹”护理组更新为清一色的80后。她们是组长王磊,成员佟艳靖、王凤杰、吴卓、艾丽、段铮。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面对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毅然决然选择了单调繁琐、又有风险的精神科护理工作,并接过传承和发扬“六姐妹”精神的重任,将爱心传递。

  有一次,一名从东北来唐探亲的患者,因生活琐事,引发精神失常而入院。“六姐妹”中的王凤杰像对待亲姐妹一样,给患者洗澡、喂饭、喂药,还被抓伤了手指。但小王没有抱怨,一如既往,有空就找患者谈心、做心理疏导。患者病情逐渐好转,很过意不去,知道王凤杰10月份结婚,出院时非要送礼物,被小王婉言谢绝了。回到家乡后,患者还是念念不忘,写信表达对小王的祝福。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温暖的回报。一次,佟艳靖在护理躁动患者时,被患者飞起一脚踹在小腹上,踉跄着倒退几步跌倒在地,疼得直不起腰来,坚持到下班后才到外院检查,结果是膀胱损伤。像这样的危险,姐妹们都曾经历过。然而看到病人在她们的照料下日益好转,这种快乐让所有的伤痛都烟消云散。

  作为年轻一代的“六姐妹”,在做好服务的同时,她们更注重护理创新,先后推出了爱心互助小组、美容美发护理、聊天护理、层次护理等举措,并在全院推广。

  层次护理与普通护理不同,更注重安全的管理。她们首先制定了一套严密的风险评估方法,通过评估,将患者分为高危、重点和普通三个层次,并用红苹果、绿苹果作为标记,有效保障了护理安全。

  新入院患者李某,被评估为高危患者。吴卓接班后,将她作为护理重点密切关注。凌晨4点,吴卓隐隐约约听到叹息声,循声仔细查找,发现患者捂着胸口叹息,一测脉搏128次/分。吴卓立即通知值班大夫处理,并守在患者床旁密切观察。患者需要转院,吴卓不顾疲劳护送患者,安顿好患者回到医院后,早已过了下班时间。

  患者张某经亲人探视后,情绪发生变化,“六姐妹”对患者重新进行风险评估,对症护理,由胸前佩戴的绿苹果改为红苹果,直到患者病情稳定后,又重新换成绿苹果。这位患者康复后,送来了两大筐苹果,分发给了住院患者,她说:“苹果在我的生命中具有不一样的意义。”

  三十载雨雪风霜,寒暑更迭,三十载春华秋实,岁月风尘,一代又一代的“六姐妹”,凭着肩负的使命和责任,薪火相传,一路前行,用爱心和奉献为精神障碍患者送去一片绿荫、撑起一片蓝天。记者 范圣英 实习生 王加怡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