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向熊孩子安利星战(并彻底失败)是什么样的体
 

  前一阵,宅爹Robert Jackson Bennett在声泪俱下地控诉了向自家孩子安利星战(并失败)的过程。

  把自己的喜爱之情灌注在孩子们的小脑袋里,套路他们去热爱你所热爱的东西,顺便让他们也去爱你。

  虽然听起来就像养鹦鹉一样,但这不是教他们说你想听的话,而是让他们对流行文化产生你所希望的那种感情。

  朋友们,我这里直说吧——我向我的孩子们安(灌)利(输)流行文化这件事失败得非常彻底。

  我虽然承认失败,但仍然感觉,失败的原因至少有70%在我的熊孩子们身上。在热爱应该热爱的事物这件事上,他俩垃圾到不行。

  现在我要重新梳理一下我没有成功的原因,好让其他想把自己的热爱传递给下一代的宅父母们有前车之鉴。

  最主要的原因是Geek所热爱的东西现在无处不在,就像铺路沥青一样满大街都是。在八十年代,你想买一个韩·索罗的可动手办,人们只会把你当成一个宅男+呆子,但在美好光明的二十一世纪,你买上一整袋星战主题的橙子,都没人会觉得奇怪。

  当年我们只能跑到图书馆去借《星球大战:新的希望》的家用录像带,质量还很不稳定。我爸会把《帝国反击战》带回家,然后我们才意识到:还有类似的更多的电影。我的天哪。

  他生活在资源极为丰富的时代,丰富到我甚至都有点抗拒。但他有没有好好利用呢?他有没有虔诚地记下每一颗行星的名字,每一款飞船的名字呢?

  一整年他都把达斯·维达喊作“斯达·维达”,他还一直把波巴·费特喊作“波波·费特”,把所有陆地上的交通工具都称作AT-AT,这tm错得也太离谱了吧。

  我为他做了一个对应名称的表格,但我相信他只会草率地扫一眼,不会好好看的。

  也许最让人觉得难堪的是,不知道怎么的,他已经知道了达斯·维达是卢克的爹,而且内心竟然他喵的毫~无~波~动,更不用说他都在这世界上活了6年,根本就没看过任何《星球大战》的电影(他说这些电影“太吵了”,好吧你高兴就好)。

  这个时代的《星球大战》都是前传,可我觉得这些电影都是为孩子们定制的工业品。

  这些前传里面,绝地武士们随便撞一撞战场上的机器人,机器人发出搞笑的哼哼的声音,就死掉了,而且重要的事都没有展现出来。这完全把《星球大战》给塑造错了。

  即便伊沃克“小熊”荒谬可笑,但我都还记得其中有一个伊沃克尝试着叫醒朋友惨不忍睹的尸体,直到意识到朋友已经死去,发出绝望的悲鸣的情景。

  电影画风变得充满糖分,这是有风险的好吗!今天他们对《星球大战》的演绎完全完全是错的。

  不过,我还是在大儿子身上发现了我俩的共同兴趣,那就是《星球大战》乐高Wii游戏。他扮演R2,喜欢在游戏中一次又一次地从悬崖上摔下来,R2死的时候他就边笑边高兴得叫起来。

  与此同时,我努力把吉恩·沃尔夫的《新日之书》*里隐含的一些圣经寓言教给小儿子。然而他的反应就是把排泄物全喷出纸尿裤的空隙,就是不喷在屁股被包好的地方,就好像他的躯体不正常一样。

  *吉恩•沃尔夫,美国著名幻想文学作家,其长篇史诗《新日之书》一出版便引起轰动,一跃成为幻想文坛巨星。

  不知道为啥,乐高似乎成为了我们生活中所有流行文化的导入管。有人给我的大儿子送了一套乐高蝙蝠侠套装,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我很有兴趣接触到这些东西。我记得我是六岁看的《蝙蝠侠:动画系列》,当时激动到把房子上的爪钩都撬开了。

  这对我来说简直不可能,因为当时我只不过是一个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来的,被数理化搞得头晕的小屁孩,而不是动画中那个聪明过人、才华横溢、身材健美的亿万富翁。

  但大儿子通过乐高接触流行文化这件事也最终失败了。因为他坚持让蝙蝠侠和《我的世界》里面的史蒂夫打架。

  更糟糕的是,大儿子坚持蝙蝠侠会输掉,因为蝙蝠侠对岩浆“不免疫”,而且,他觉得是因为蝙蝠侠抱不动圆石*——他原话就这么说的。

  首先,这一点不尊重原著!其次,我儿子从没见过蝙蝠侠在《我的世界》中使用圆石,但他认为蝙蝠侠没有能力做这件事,简直是瞎扯淡。

  如果蝙蝠侠想使用圆石,他可以花上几个星期去学到最好,并且建立一套最佳搬运法则,他会为此设计出几十套计划和情景,严谨地查找圆石的矿物组成,做好计划,还会彻底研究这些圆石,以医学手术的精度解释它们。

  我努力搭话,跟他讲《蝙蝠侠:漫长的万圣节》、《蝙蝠侠:黑暗的逆袭》和“缄默”的故事线,基本是同一条叙事线索推动的。

  “缄默”那条线是有关谋杀和神秘事件的侦探故事,为了充时间,里面能上的角色都上场了。这难道不就是Jeph Loeb的另一部大作《英雄》(Heroes)的剧情吗?

  然而,更熊的小儿子并没有直接和我争论,他只是一直大喊大叫,叫得房顶都掀了!结果把我妻子都招来了,然后她也开始大喊大叫,我的个去。

  这件事之后,我相信这就是我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了。作为一个美国中产阶级白人宅男,我只能通过那“乏味无趣”的科幻世界,表达我缺乏关爱的内在了吧。

  宅文化就是我情感的唯一语言!要是我的孩子们不爱上我所热爱的知识财富的话,我还能爱这些孩子们吗?尤其是小儿子,他闻起来和变质的酸奶一样难闻啊!

  不过,我随后意识到也许结论下得太快了。也许就像我的音乐老师常说的那样,练习的过程总是缓慢的,但随后就会加快:就像温水煮青蛙,如果你慢慢加热,青蛙就感觉不到温度变化。

  我们把乐高人偶分为两组,每一轮移动一个人偶,并攻击一次。我和他轮流交换着移动。每一个乐高人物有两次击杀点。先杀完对方的人偶就算赢。

  他同意了,我们玩得很开心——尽管他并没有意识到我是在训练他玩游戏,他依然玩得滋滋有味。

  他玩得开心的一部分原因,我相信,是他的乐高人偶占据了数量上的优势——以三对一。还有,他的乐高人偶都有枪,而我的人偶只配有一根棍子和一条鱼。玩得开心并不能说明他对宅的那些东西有了多少热情,只能说明他是个小混蛋。

  我受到这件事的鼓舞,随后便找到更熊的小儿子,跟他讲Emily Blunt出演的两部科幻电影是多么有趣——

  《环形使者》(2012年)和《明日边缘》(2014年),都是充满革新精神的电影,她扮演的角色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相似:一个坚强、独立的女性,最后改变了任性的男主。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