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有个做安利的好朋友是什么体验?
 

  我倒是很希望我朋友她卖安利!好吧,不好意思我朋友她卖的产品叫国珍(新时代旗下产品),是另外一种跟安利几乎完全一样的直销模式、相似的产品线的某国产直销品牌、也会经常去要上课(洗脑),也做熟人朋友的生意,也是把直销做为事业、对品牌充满崇拜感并感恩戴德。

  如果你想知道的是这样的故事,那就继续看吧,如果你就是要看「安利」,抱歉请返回啦。

  朋友还是化名吧,故事太真,如果、万一她看到了这篇——很有可能此后我就再也没有一个做直销的朋友了——大概她会拉黑我吧……

  我跟安丽在她的朋友圈里辩论,讨论「基因」、「亚健康」、「生物特征」、「商业模式」、「人生境界」等,败下阵来的往往是我。她常常让我对自己浅薄的认知和低俗的人生境界感到羞愧。被我们的「深度探讨」刷屏的围观好友说:真心疼你。

  我也心疼我自己:我关闭了朋友圈功能,却每天盯着加入直销教、卖国珍保健品的她的朋友圈。

  安丽先前很少发朋友圈,我也没多关注过。有天翻起时看到她发了一张图,一张处方:国珍细胞基因矫正干预方案。47 天的疗程,不进食,只吃处方上的保健产品。大多是以「粒」记单位。我们一个北医药学研究生好友惊叹:这是什么呀?安丽说:这是辟谷疗法,我肩周炎。

  以前我是听说过国珍这种东西的,安姨(就是安丽妈)跟我妈推荐过国珍一种产品叫松花粉,说能治得了她多年的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我妈的态度是:「呵呵,我这病二十多年了,习惯了,不折腾了。」我妈是法制频道忠实粉,警惕心比我强。

  对这这诡异的「处方」我并没有做任何反应。安丽可是出名的「钻在牛角尖的人」。多年没变的瘦小的身体,巴掌大的脸上那双显得太大的眼睛,永远都是茫然的思考着各种「为什么」。她关于「国珍辟谷」、「细胞矫正干预」这什么鬼东西的那一串串「为什么」应该是有人给她解释通了。她就「从」了。我要是想把她从这个牛角尖拽出来——从我们认识并做朋友十二年的经验来看,我这绝对蚍蜉撼树。

  接下来她的朋友圈里开始分享「中国梦、国珍梦、我的梦」演讲比赛的消息文,其中一个小图是她在演讲;她分享来自国珍保健品官方账号分享的「辟谷,有了科学依据」。

  她分享的一篇文章表示「2015 年 7 月后中国只有两种有前途的工作就是做电商和做直销」,重点是这文章的逻辑天衣无缝的自圆其说了。(有一天微信终会毁在自媒体手里。)

  她分享两片叶子对比图,一张涂了某日本高端品牌的防晒,一个涂了国珍旗下品牌的防晒,结果三天后第一个枯了,第二个特鲜绿。我们另一个共同好友、果壳资深读者妹子说:(国珍的防晒)那得有多少防腐剂啊。安丽说:呵呵,擦在你自己脸上就知道了。

  我依然没有发言。(好像我发言能有什么用似的。)还有别朋友在「质疑」她、帮助她。

  直到有天安丽朋友圈分享了一条国珍果蔬净洗剂的购买链接,说她家小狗了了误吃了鼠药昏厥,她用果蔬净洗剂和牛奶冲了给小狗喝了,然后小狗又开始撒欢乱叫了!!!我心里积攒的那堆玻璃渣子此时要炸了。我忍不了了!然而我并没有底气证明:洗洁精这玩意是不能喝的。(靠这不是常识么?)

  ——其实我的第一个线 号来了说头疼,我立即打开一袋果蔬净洗剂用温水泡开让他喝下,他回家时又给他随了两袋。第二天我见他好好的,也没说不舒服。

  此处感谢这个场景发生在朋友圈回复,而不是即时通讯聊天,要不然我的玻璃渣就甩她了。忍住,直接喷是没有用的。对方辩手会摆出她的姑父跟我说:我试了,你没试,你并没有发言资格!

  冷静。我要利用她的善良这点进攻。她真的是个好人。中学时我每个在校医室度过的冬天她都能陪我,工作了我贫血晕倒第二天她就跑半个城市给我煮大枣粥。

  ——对自己,对朋友负责!再说这也是别人先做过的实验,我只不过是在自家人身上再验证一遍。任何有说服力的产品都是通过一次又一次成功求证累计起来的!

  对方辩手情绪饱满,言辞凿凿,逻辑完整,感情与道理并存——我的血又掉了两分。我已经开始让步:

  ——大哥,(我俩女生之间的诡异昵称)你不吃饭,只吃保健品,我也算将就能理解。这洗洁精以后还是别这么用了,要不医院洗胃的工作直接让病人喝点洗洁精就得了……

  我感受到对方辩手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安丽了。初中时她的连环为什么问道「勾股定理为什么就是定理了?」时数学老师差点没把她撵出去,明明刚刚证明完勾股定理。她对世界一直有很多的不理解。跟她的聊天往往都是答非所问,你猜不懂她到底在表达什么。

  ——自行车过段时间需要上点油,为的是不让链子生锈;保养会使汽车的使用寿命延长,安全性能提高,既省钱又免去许多修车的烦恼。……更何况人的健康呢?

  感谢伟大的「细胞基因矫正」,安丽的语文水平进步神速。我没再说话,我的逻辑已经被她扎到那儿了!

  安丽发图,显示她的体重:38.4kg。别怀疑,她是个 26 岁的成年人。这是她「细胞基因矫正」的第 20 天,她在状态里表示期待两个月后的自己。「持续不吃饭,是个人都会瘦的,我之前 44kg,不过我是想胖起来,50kg 是我的理想状态。向 50kg 奋进!」你也不用吐槽这很明显「南辕北辙」的数字了。

  那几天我认真看了充满了「新时代新希望的」国珍产品的官网。——要了解敌人。它跟安利产品线几乎一模一样,主打一种叫「松花粉」的核心产品。「松花粉是有保健延年益寿效用的,不信你看为什么松树能在冬天常青、寿命如此之长!」尼玛,我好想吞下太阳,它活了那么久了还那么活力四射。

  ——所有产品都写着是保健品,一点都不敢说自己有任何治疗作用,怎么完成基因改造。话说你知道基因是什么吗?

  ——我们这样争辩,只是表面上一个输赢,保健品最终有没有治疗作用只有自己喝了自己知道,至于怎么样改变基因也不是你我说了算的啊!

  ——那儿放一瓶毒药,它到底能不能喝死人我们谁都说了不算,应该试试才知道。是不是这逻辑?你为什么要试啊?你为什么要改变基因啊?你就肩周炎消化不良,就得改变基因才能好?……

  ——基因有两个特点,一是能忠实的复制自己,以保持生物的基本特征;二是基因能够「突变」,突变绝大多数会导致疾病,另外的一小部分是非致病性突变。所谓改变基因就是为了改变突变的基因。

  好吧,到此,我已经看不懂对方辩手的高端词汇了。我什么时候突然拥有了一个在生物领域研究基因的牛逼朋友了!

  我没试图跟她吵过「传销」、「包治百病的药傻子都知道是骗子。」等等这些基础而又根本的问题。国珍教教徒对这些问题司空见惯了,他们有完整的应对逻辑并把你扭到坑里,哑口无言。

  我们当年初中的班级在北京的十几个同学有个微信小群,有个农大读博士的妹子,北医大药学研究生,有果壳资深读者和有较劲的科学青年。我在群里发出:好想成立个「反国珍联盟」啊的同时,安丽把我这几天跟她唧唧歪歪辩论的截图发了条状态:「朋友就是时刻监督你的人!我们认识十二年了!」——此刻她的老朋友我正发起联盟来「监督」她呢。

  「我已经劝过她了,差点闹得不愉快呢。」「我早就想说啦!」「她被洗脑了吧!」

  我说:没关系!我不怕跟她吵翻!你们来当我的智囊团吧!用科学理论一点点击破她!她都喝上洗洁精了!

  农大博士萌妹纸说:可是我就是研究 xxx 剂(智商不行,没记住)的,那是洗洁精的主要成分,还没有实验说明洗洁精不能喝。

  一股冷水,让我洗完澡就忘了我刚说了啥,我要反啥来着?就是啊你先得证明洗洁精为什么不能喝吧!

  她分享的内容是:细胞基因矫正的原理、功效和作用之类。群立马炸了,可能私下里都也议论过她和她的直销事业。这帮人开始插科打诨:癌症能治?姚贝娜是不是不知道这牛逼产品所以……?互相揶揄:呦王哥你那艾滋病是不是有救了?!自嘲:我脑残能治吗!

  真真假假的闹了半天后,得出结论:要有信仰,最好是我佛,要心净,要喝国珍松花粉,这样才能保证你早日登上人生高峰,而且是能持续两百年的那种。——因为安丽的神奇矫正方法一出现,班里的一位信佛的朋友就不服了。

  阿弥陀佛,我却在人群中看到了一束光。我的博士萌妹特别严谨的将她的新研究发出了:洗洁精含有 xxxx、xxx 成分,微毒性,所以一般洗碗洗水果最好戴个手套,洗完要清水好好冲洗。

  ——你们讲科学的人真是太让人捉急!一个洗洁精能不能喝还得去研究下!你吭吭哧哧查资料、做实验的时候,人家直销大教那边已经又组织了几堂「健康课」!演讲比赛都复赛啦!人家又深入学习了「经济学」(如果做好直销)、国家政策趋势(健康产业永远是朝阳)等等不同领域的知识啊!人家的人生境界都到另一个层次了。今天看安丽朋友圈:「新时代」自己的大电影要上映了。她是一个骄傲的新时代人。

  最后一次跟她的争论引爆点是她发: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国珍保健品目录。配图和文字并没什么说明解释关系。倒是配图中有句话:最好的药物是食物。于是我像一场辩论赛决赛中苦苦挣扎时惊喜发现对方辩手有一个能让她自打脸的漏洞:

  ——亚健康本身就是商家机构创造出来的伪概念。在现在的生活环境中,完全健康的人几乎是没有的。而且,你看到我的问题的反应大都是如何说服我,而不是思考为什么我这样说。

  ——我说服你只是口头上的一时之快。至于它是否有治疗作用只有病人喝了以后才知道。

  ——你的核心就是「试了才知道」。好吧,你有钱、有精力、有身体去做这种伟大的实验。但愿对你的身体没有不可逆的实验伤害。

  ——我现在停留的问题是怎么把国珍,中国的直销做好,而你还停留在保健品到底对身体有没有伤害的层面!保健品不仅是有钱人的专利,更是没钱人应该必备的消费品。你可知道现在的人得脑瘫,心脑血管病的人有多少?……每个人每个月 200 元的保健费用,你觉得贵!每次聚会 1000 元的开销你觉得理所当然!现在的问题已经升级到了怎样合理消费的问题而不是没有钱喝保健品的问题!

  那个头埋进 iPhone 5 里的小哥被视频角落的美女图吸引,点击点击点击了好几个页面后除了广告什么都没,他的表情在说 fuxk。刚刚在团结湖站下车的那位风韵犹存的阿姨,在地铁上的这五站地路程里给她的好友们分享了五条「朋友圈转疯了」、「小日本发起挑战啦」、「隔壁小区又有人贩子挖走了孩子肾了」。角落那个穿淡绿色棉布长裙的女孩,收到了一条豆油,上次遇到的大叔终于跟她 say hi 了。她想在你们这帮陌生人跟前藏起来偷偷笑,没藏好。去换五号线到天通苑的那个微微秃顶大哥,苦口婆心的劝了一路他的妻子:老同学的面膜不能买!我现在就给你买一盒蚕丝的行不。还有那个在国贸挤上来的少年,刚想到的灵感被别人一推,竟然忘记了。哎,明天的微信标题还是用上礼拜的套路吧:《十亿人转疯了,马云都点赞了……》,微信有十亿用户吗?Who cares?

  你说,这世界这么大,谁有底气说我走的路是比你的伟大的,比你的正确,比你的优越的,比你的能感受更多幸福的?什么是荒谬,什么是愚蠢,什么是诱惑,什么又是珍惜,什么又是友谊,什么又是自尊?谁知道呢。

  安丽是个有信仰的人。她像是走进新时代的一片希望田野,宽广而茂盛,远处是什么,我看不到,但她的大眼睛里,全是光。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