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电影《无极》拍摄地垃圾成堆景观被毁(图)
 

  在云南迪庆小中甸镇的一家藏式酒店的火炉旁,看着《无极》的画面,当那片美丽的高山杜鹃花海出现时,云南迪庆小中甸镇国有林场职工奇金茹一手指过去,说就是这里,这片花海就在小中甸镇碧沽天池的后面,当时他们林场共有八位职工去看热闹。

  《中国法治报道》记者4月17号在向导的引导下,登上雪山顶,记者在香格里拉的碧沽天池看到,《无极》剧组搭建的外景——“海棠精舍”约有13米高,横跨有46米,全钢架结构,它像一个怪物一样耸立在湖边,一座破败木桥将浑然一体的天池劈成两半……在碧沽天池的岸边,记者还能看到各种垃圾,有饭盒、水泥袋、塑料袋、矿泉水瓶子。水泥袋、塑料袋等垃圾盖住了地上的植物,同时还有很多木头也铺在植物的上面。

  从置景的规模上看,确实体现了剧组的大制作大气魄,对此当地的居民却有不同的看法。

  解说:从碧沽天池上出现的这些置景设施和现场垃圾来看,它是否对景观和生态构成损害呢?记者采访了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爱明,他当时兼任《无极》迪庆协拍领导小组组长,对整个情况都很了解。

  这方面的评估还没有做过,但是可以说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是也可以肯定也不是说是不可复原。

  解说:海棠精舍的建设是否对当地生态有影响,按照迪庆州委宣传部提供的联络方式,我们电话采访了《无极》摄制组的郑晓明,他正在外地拍摄另外的片子。

  郑晓明:应该不会,因为我们当时搭景的时候呢并没有破坏它的本身的植被,只是它湖边搭了,这个我们搭景的时候已经充分考虑到了这一点,他漫山遍野都是杜鹃花我们一点都没有碰到,没有损坏的。

  2004年,《神雕侠侣》剧组被投诉在九寨沟森林公园拍摄时,破坏了珍珠滩植被;

  2005年,影片《惊情神农架》剧组被批评在外景地拍摄时拍摄现场到处扔的是塑料瓶,

  2005年,《情癫大圣》剧组被指责在神农架“用水泥浇筑成蘑菇形状,使原有地貌无法再复原”。

  今年《无极》剧组在云南香格里拉碧沽天池拍摄的事见诸报端后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新民晚报提出:大制作更需“大保护”,4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谁来消除《无极》生态之灾的文章。

  主持人:人民日报的评论认为,在很多景区管理者看来,剧组到本地拍摄是“难得的机遇”,可以由此扩大景区影响,也能收取一些费用,于是争相打起“影视旅游牌”。但在看似“双赢”的局面背后,却把生态破坏的现实留了下来,一次做大做强旅游业的大好机遇闹不好就会变成了“烫手的山芋”。对此事的态度,《中国法治报道》采访了作为主管部门国家环保总局有关官员

  地方政府跟一些影视制作单位出于宣传地方,发展旅游的角度,这些做法无可厚非,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够忘记,不可偏废生态环境的保护。我想这是我们一个最基本的态度。

  剧组建设海棠精舍,原来的想法也是好的。原来想如果同环境没有大的冲突的情况下,考虑留作旅游项目。

  解说:就双方合作的最初想法,《无极》摄制组的有关人士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甚至认为当时政府之所以修建通往碧沽天池的道路,就是要把它开辟为旅游项目:

  这个最初呢香格里拉这个政府他是有这个打算,把它留下,如果没有这个打算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大规模了。

  解说:可以说《无极》剧组的初衷是好的,政府促进旅游促销的想法也是明确的,因而《无极》剧组一来到迪庆,就受到当地政府的热烈欢迎,认为这是向世人展示香格里拉的良好机会,州里专门成立了以中共迪庆藏族自治州州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为组长的协拍领导小组,协调拍摄的开展,政府还投资15万元加宽和加固了通往碧沽天池的林区山路,可以各个部门对海棠精舍的建设基本上是一路绿灯。那么开拍之前对于政府与剧组间约定双方合作权利与义务以及风险的相关协议,是否签过呢?

  实事求是地讲,这个协议是没有签过的,因为当时整个运作可以说我们协拍小组从事的是协助的工作

  双方良好的愿望为何没有取的良好的效果呢?这还得从海棠精舍的工程质量谈起。据香格里拉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何丽松介绍,“海棠精舍”在建设过程中钢梁焊接口出现了多次崩裂,香格里拉质检部门认定,剧组负责搭建的“海棠精舍”存在安全隐患,不能继续使用,再加上连降大雨等原因,于是《无极》剧组在拍摄了有关杜鹃花的镜头之后,就转移到了内蒙古进行拍摄。这样如何处理海棠精舍的问题就被提上日程。

  云南香格里拉县林业局局长杨学光(00:54:34)应该是他们走了以后既然不演了废了就应该马上委托当地委托乡镇或者委托政府马上拆除,应该是这样做但是没有这样做

  解说:海棠精舍因为出现安全隐患不能使用,当时应该马上拆除,但为何留下来了呢?据李爱明副部长介绍,《无极》剧组离开香格里拉时,与州委宣传部签订了对“海棠精舍”为期一个月的托管协议,在这个托管协议中,剧组一方提出不能迅速拆除“海棠精舍”的理由是因为剧组要求保留下来,以备一旦提出质量诉讼,作为证据,然而托管期过后,剧组并没有回复。

  我们代管协议书已经到期了时间还比较长但是代管时间是一个月剧组方面说他们比较忙

  解说:2005年夏天,全国已有报纸、杂志及各类网站关注《无极》离开后碧沽天池的生态环保问题。剧组终于发出了拍卖委托书。委托迪庆州委宣传部对剧组的遗留物品进行拍卖,拍卖所得用于清理现场和恢复生态。但从2004年7月托管协议到期到2005年8月发出拍卖委托书,这中间过去了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无极》剧组方面是否认为时间长了一点呢?

  记者:就是在那个咱们托管协议一个月之后就是这个到最后咱们这个拍卖委托书这中间有一年多的时间是吗?

  郑晓明:不是没有得到明确答复,/不是摄制组忽略了,是当时的冬季根本就上不去山了。就是当时在讨论方案的时候因为拆景的它是需要一部分资金的,所有拆景的工期是怎么办,到时也要考虑是否我们组织人去拆啊,还是因为一直在北京离的这么远,一直在讨论这个,要达成一个什么样的合理的更好的方案来,也讨论了一段时间,应该讲没有谁不配合。

  主持人:如何处理影视制作与环境的关系,有观点认为,相关的法制有些薄弱,事实是否如此呢?

  国家环保总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别涛在接受《中国法治报道》记者的采访时说:坦率的说从现有的环保法的规定,对影视作品的制作过程中的环境影响管理方面应该说是一个,也可以说是一个相对薄弱的环节,甚至也可以说是一个空白,我想还要强调一下就是我们现在的环境的法律的规定,是可以适用于,包括影视作品在内的对环境有影响的生产建设活动。

  4月17号这天,《中国法治报道》记者在碧沽天池看到,按照剧组方面的拍卖委托书的精神,迪庆藏族自治州政府责成香格里拉县林业局组织的拆迁队已经开始工作。为了保证拆迁进度,他们在高寒缺氧的山上搭起了帐逢,据说要半个月时间才能拆完。李爱明副部长表示,他相信经过整治之后,杜鹃花海一定会早日重现于世人面前。碧沽天池目前已开始清理,但社会各界以及媒体对类似事情的反思却没有停止

  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爱明电影行业在以后从事影视拍摄对生态问题需要有一个行业自律或者说行政主观部门对他们要有一个框或者说是规矩。

  我们现在拍一个茶场的戏,这个生态环境好,这是全国文明的一个环保村。我们在每天都拿着一个垃圾袋走到哪儿,我们就把垃圾捡哪儿,不能因为我们的拍摄影响人家的环保村。

  这个事应该给我们带来的很多的启示,从环保部门来说我们应该是要更多的是主动的事先的提前的介入,另一方面就是我们具体到他的制作单位,他们要增强环保的意识,我想这一点非常重要,作为法规的国家主管部门,我们也要研究制订一些有针对性的管理措施。来源:CCTV12《中国法制报道》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