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潘长江感慨年轻时愧对女儿 以后要多陪着外孙
 

  潘长江微博上的格言是:“为喜剧流最后一滴血”。可见他对喜剧的一往情深。但是,演喜剧难,当喜剧演员更难,当潘长江这样的“特型”喜剧演员难上加难。

  “总是老一套,观众早晚有看厌你的时候吧。”在他演小品还特别火的时候,潘长江就“未雨绸缪”了。

  潘长江以前演评剧,专攻小花脸,后来由铁岭县剧团调到铁岭民间艺术团,进铁岭民间艺术团比赵本山还早一年。攻喜剧,靠小品红遍了全国。潘长江说,自己打开始攻艺术,就和喜剧结缘了。

  尽管观众都爱看潘长江演的喜剧小品,但是,潘长江不愿意给自己定格在一种艺术形式上。他说,我在今年之前已5年没有上春晚了。这5年我也是在做转身运动,拍电影、做导演。电视剧《清清的水蓝蓝的天》、《能人冯天贵》我都是导演,都在中央台黄金时间播出。五年来我也拍了电影《举起手来1、2》。我这5年很累很忙,事业发展得比上春节晚会还好,如果我参加了春晚,我没有时间去转身做其他事情。今年5月19日我有一个30集的连续剧要开拍,然后还有十部喜剧电影,都是我主演。

  潘长江的小品有众多的粉丝。近几年,潘长江演电影、电视剧多了,小品的量反而减少了。因为喜剧小品的好本子太少了,春节晚会上的小品已经有好几年没出过彩儿了,观众欣赏水平越来越高,给小品演员提高了门槛儿。今年春晚,蔡明和潘长江合演的春晚小品《想跳就跳》走出了以往小品表演的窠臼,直到现在还留在人们的记忆里,洋溢出一波接一波的好评声。潘长江说,自己这次是被蔡明揪来的。

  蔡明前段时间上湖北卫视《大王小王》栏目时还特意说起了潘长江。蔡明笑说,潘长江特恨我说腹语的娃娃,他觉得我这样就会妨碍他的表演,我没有想过今年要把腹语放在这儿,而是这个剧本完了以后,我才觉得加腹语灭潘长江可以更上一个台阶,嘿嘿,那我就灭掉他,这个娃娃还是他给我的,算是他自己刨了个坑自己掉里了。演完刚下台,潘长江就说:你把娃娃给我,我说干吗?他说要弄死他,他太恨这娃娃了。

  潘长江嘿嘿一笑,很正经地说:“蔡明整我,她一道比一道精彩。本来豪情万丈的要在春晚上给自己好好“扬扬腕儿”,没想到蔡明表演的腹语和那个根本不值钱的娃娃,真的把我给灭了。”

  “我和蔡明都属于小品圈里的人,我俩都很执着,她比较轴,我是比较聪明的执着。她太累了,从开始到直播两个月天天拿着那个娃娃,跟我对词也不张嘴,吓人呀,谁不张嘴就出声?最可怕的是有时候到吃饭的点了,我们还在对词,她就用腹语在那儿喊:开饭啦,吃饭啊。她时时刻刻都在练。让你们两天不张嘴说话试试,可我们是几个月地练,你说喜剧有多么难,当喜剧演员有多难。”

  潘长江说,这个喜剧别说观众有那么多共鸣,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要流眼泪。“当然,我的眼泪肯定没流下来,我不喜欢让别人看到我流眼泪。这个节目我们看过之后会勾起我们深思,中国老年人那么多,他们缺爱。现在很多老人看似很风光,看似很开心,甚至有些人每天都是在舞蹈和歌声中,实际上他们内心很孤独。子女大部分忙到不知道父母在想什么,以为父母有钱有房子住就是幸福,其实不然,所以说这个点抓得太准太准了。”而对于潘长江自己来说,“上春晚的经历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春晚对喜剧演员来说太重要了,作为一个喜剧演员没有春晚这个舞台,就会感觉这一年白过了一样。”潘长江的话语里对春晚有着特别的留恋。

  全国的演员都往北京跑,因为北京是政治文化中心,只有在北京打拼出来的演员,才能在全国红起来。还在铁岭的潘长江因为和赵本山演了《大观灯》有了一些名气,先去了一些晚会、《综艺大观》之类的节目。真正改变命运,潘长江说有五件事,第一件当然是和赵本山合作的《大观灯》,还有1989年辽宁的春晚和巩汉林演的《对缝》,1993年春晚的《桥》,1996年的《过河》,“《过河》和《桥》都是载歌载舞的形式,非常适合我。”

  “我记着1992年出去演出的时候很多观众围着别的明星签名,一个个从我身边走过,我只好一个人在走廊站着,没一个人认识我,1993年演完《桥》之后开始有人找我签名了,但是,还是比别人少,感觉自己是捎带的,1996年就不一样了,找我签名的人就很多了,演员红不红出门演出就能看出来。”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潘长江没有大树能靠,他的喜剧人生感觉还是靠着一股拼搏的劲头自己拼出来的。“我演了很多情景喜剧,比方说《笑笑茶楼》。加起来我一共演了600多集,这些给我奠定了基础。”潘长江也很感慨:“今年和我们一起成长起来的那批老人,就我和蔡明在撑一个作品,剩下的都是年轻的,唯一一个郭冬临还被挤到了冯巩的相声里面,黄宏、郭达、赵本山、巩汉林今年都没上,兄弟姐妹们有的年纪大了,有的身体不好,有的忙自己的事,不想受这份累了。其实我到今天为止都在想我的喜剧人生,我觉得这是一份责任,现在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心还很年轻,争取多出一些好的作品,希望等年轻朋友老了之后,回过头来看到我的光盘,能说一句曾经有个叫潘长江的人,演的喜剧小品,电视剧,电影挺好玩的,那时候你回头想,中国的喜剧是有那么一帮人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是很累,但是痛并快乐着,我觉得目的不重要过程很重要,享受创作的过程,这是一笔财富。”

  今年的《想跳就跳》在各大网站获得了第一名的好评价,而且和第二名相比优势很大,作为“过来人”潘长江却在思索,这个第一名来得不容易,这说明什么?说明老百姓需要笑。每天工作很辛苦,为了生活为了住房为了吃饭为了孩子,他们在日夜奔波,劳累过后,赶上能看到我们的节目哈哈一笑 缓解一下,作为一个喜剧演员,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按自己的体力,按自己的分量,我完成了一份演员的责任,心里头欣慰。

  因为在舞台上太“闹腾”了,生活中的潘长江特别喜欢静,“我台上和台下完全就是两个人。”潘长江把这看作喜剧演员的“悲哀”:把欢乐给大家,把悲伤留给自己。不过,说起亲情来,潘长江又成了另一台话匣子。

  潘长江当姥爷了。春节那会儿,女儿潘阳刚生下孩子20多天。下了春晚,潘长江没卸装戴着白发,就往家赶,“怕时间太晚了,孩子睡了。”结果还是晚了,赶到家时孩子已经睡了。潘长江心里有个不愿意说的愿望,就是不希望外孙长得像他。

  “潘阳要生的时候,我在医院里走来走去,紧张。心疼女儿,潘阳很勇敢,自己强烈要求顺产,我也支持,女人该走这一步,做女孩就要经历这个过程。她疼得全身是汗,头发都湿了。当听到孩子哭声,我心里的石头就掉地上了。不一会儿医生抱孩子出来了,我一个箭步就冲到前面了,孩子还没睁眼,我看一眼扭头就跑没影了。俗话说,小孩第一眼看谁就像谁。我看到孩子有眼睛有鼻子有嘴,OK了,趁孩子还没睁眼,我赶紧跑以防看到我。就这样,当我看到我外孙小石头儿第一眼,我就是姥爷了。”

  虽是文艺世家,但是女儿潘阳的恋爱从头到尾都很传统。潘长江说,他一直给把握着。“女婿是我一个深圳朋友介绍的,他俩见了面,我跟他妈追着问潘阳,感觉怎么样?潘阳说没看清,好像有点像健美教练,挺黑不白。我说黑健康,体格好。虽然女儿说,找个老爸这样的也不错,但是我还是没好意思打听人家男孩子有多高的个儿,后来才知道1.81米,觉得真是高呀。”

  除了在台上,潘长江不喜欢被人拿他的身高开玩笑。这次,潘长江特别说起了这个事儿,“不管我个头高矮,我是东北的大老爷们。说句实在的,我从来没有因为个矮烦恼过,虽然我长得不高大威猛,但是年轻时追求我的女孩特别多,只有一半是觉得我个子低,还有一半是我觉得对方个子太高。有1.75米的,还有1.71米的,那时出门都是她们骑自行车带着我。那个时候的女孩比较爱才,我算挺有才的,追求的人很多,唯一我主动追求的就是我太太,我俩个头一样高,那时候每个月挣38块6,到每个月最后的10天就没钱了,就去借5块钱来维系这几天的生活,发工资还了,下个月还得借。日子虽然过得苦,但是挺快乐的。唯一遗憾的是那会儿没时间陪女儿,都是孩子她妈和姥姥照顾她,现在我都要把这些补给我的外孙,不留遗憾,没说的,我要带着喜剧味儿多陪着我的外孙子。”J071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